Menu
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值得您的信赖!

当前位置主页 > 多片锯锯片 >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日期:2019-11-27 00:55 来源: 多片锯锯片

  :延续Hands Collection释义中“手”的创作性表达,在最新一辑的策划中,我们将更关注那些在传统工艺与现代设计之间游走的手艺人。“手”对他们来说不仅在于制造真实交流的情感体验,也是他们通过创作表达自我的工具。

  辛智喜欢一切老旧的东西。在他的工作室里,桌子、椅子、沙发,都是二手的。这些在别人眼里的“废物”,到了他这里,都变成“沾染岁月味道”的宝物。电脑前放了一把太师椅,已经磨损地有些旧,辛智说:“你仔细瞧瞧这些连接处,都是中国传统木作工艺中经典的榫卯结构,过了这么多年依然很结实。”

  现代人家里,已经很少见到这样的家具了,人们更多迷恋各类设计新潮的品牌家具。仔细观摩这些新式家具,它们无一不是用钉子、金属片、胶水等固定或连接,但是古代的家具什么都不用,靠这一榫一卯就能牢牢固定住,用几十年都不会松动。

  “这才是古人真正的智慧所在。”辛智从接触木工手作开始,一路摸索,慢慢往里走,循着古人的脚步,越走越深,越走越体悟出不少“大道至简”的生活哲学。

  辛智在工作台上拿来几个模型,给我们展示几种不同类型的榫卯结构。所谓榫卯是在两个木构件上所采用的一种凹凸结合的连接方式,凸出部分叫榫(或榫头);凹进部分叫卯(或榫眼、榫槽),榫和卯咬合,起到连接作用。榫卯结构是木件之间多与少、高与低、长与短之间的巧妙组合,可有效地限制木件向各个方向的扭动。这种结构不在于个体的强大,而是互相结合,互相支撑。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当然,古代人不仅要追求功能实用,还追求视觉美感。所以他们不仅会从力学上考虑每个木料的承受力,还要做各种造型组合。”

  在辛智看来,一些榫卯结构,现代化的机械加工并不能完全实现,即便机械可以加工地很精致,但是一些椅子的连接处用久了依然会松动。但是手工作业出来的榫卯结构,虽然每一个槽位做不到完全一致,却坚固耐用。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精致与粗糙》的木工笔记。“虽然视觉上看起来似乎差不了太多,但使用时你就能感觉出来了,那是一种与木材亲密的连接感。”

  最初接触木工时,他很痴迷于高级的电动工具,花了很多钱去追求工具的“不断升级”。后来,在一次做木板凳的活儿时,时间紧量也多,于是辛智请来一位老木工师傅帮忙,老师傅来的时候只背着一个兜子,里面只装了手工锯、木工刨、木锉刀、手工凿等几件工具,很利索就干了起来,进展并不慢,而对于这样带有传统结构和雕刻的活儿,电动工具也显不出多大能耐,并且手工工具没有噪音,也没有木屑飞扬,还因为每件产品手作的的略微差异显得物件更有灵性,这才让辛智感到了传统手艺的好处与魅力,也改变了之前的认识与看法。现在,辛智的工作室里不少工具都是自己亲手做的。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古人认为,木头也是有灵性的。”辛智又拿过一个茶几模型,说“不少厂商做茶几,喜欢切一大块木头打磨。但是古人做桌子都是用四块拼接围合,中间再放块薄一点的木材。木头潮的时候会发胀,冷的时候又会收缩,这缝与缝之间就是留着让木头呼吸用的。”

  辛智已过不惑之年,在从事木工之前,他有着一串非常传奇的“江湖故事”。大学从武汉大学毕业后,他便进了联通公司,在里面当一枚理工科技男。工作几年后发现生活如死水一般,激不起一点波澜,于是辞职,跑到云南香格里拉去开了客栈。那时为了做旅客生意,他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流浪青年的范儿,披着长头发,穿着牛仔,开着越野车四处溜达。骨子里做事认真的他,在积累了五年的客源后,越做越大。于是北京的一家涉外旅游公司相中了他,冲着优厚的薪水,他入职这家公司,开始从事旅游领队工作,每天都在接待大大小小不同的外国旅游团。“那时候,每天醒来,都不知道在哪个城市。一个月里很少有超过一星期可以待在自己家的床上。”

  2009年,辛智为了与女朋友结婚,放弃了这种四海为家的工作,来杭州定居,并在一家马术俱乐部担任职业经理人。表面的功成名就,并不能让辛智感到快乐。他每日要陪客户喝酒,要陪老板加班,所有的时间都“卖给了”这份工作,他感到全身上下都被压榨干净了。很快,因为常年高强度工作,他的身体开始出现问题。最终,他不得不辞职养病。

  那时,他几乎对交朋友丧失了兴趣。当他搬家到良渚文化村时,遇到了邻居吴勇。吴勇从事华德福教育工作,曾经留学德国。在吴勇看来,生而为人,不应该把外在的追求作为人生的目标。他很少重视外在的物质享受,更多关注内在的精神追求。辛智认识了他之后,深深颠覆了他从前一些对人生的认识。他觉得,他从吴勇身上学到了很多。“从前,是追求外在的一些成功。但我从吴勇身上,才发现人是可以向内追求快乐与平静的。”

  很快两个人成为了交心的朋友。两个人喜欢收集旧东西,玩手工,木工手作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共同的线年,良渚文化村的开发商万科举行创业大赛,奖品是一间免费使用四年的商铺。辛智想开一间木工工作室,他用几页PPT阐述了自己的工作室理念:为周围村民定制家具,同时搭建一个学习交流木工的平台。最终,他拿下了这个奖品,木工工作室便正式开了起来。这算是一个契机,让辛智正式站在了木工生涯的起跑点上。从前的业余爱好,也慢慢变成了他想要未来立志从事的一个事业。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2018年,辛智的这间工作室使用权限到期。但经过四年多的学习和打磨,辛智在木工这个行当,已经完全进入到另一个新的阶段了。这几年间,他自学古代传统的木工工艺,又跑到河北,找到一位民间木工高手师傅,切磋提高手艺,他努力让自己往“专业化”的方向迈进。

  辛智又给了自己选了一个新的工作室,就在距离良渚不远的大学科技园内。窗外,炙热的阳光被绿色的树荫收敛了不少光芒。一间四五十个平方的工作室里,被各种木头原料和木工工具所占据,走进去能闻到一股木头散发出来的清香味道。多数木材都是辛师傅平日有意无意搜集而来。辛智认为,每一种木材都有不同的特性,而每一块木头又有其独特的花纹和纹理展现,表现出不同的气质,这也是木作令人着迷的魅力之一。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绝大多数木工,需要一个人孤独的完成。辛智每天都会一个人在这间工作室里待上七八个小时,早上早早来到工作室,打扫卫生,用拖把把灰尘一点一点抹掉,然后开始工作。他很享受这种投入创作的宁静。他每日的生活和工作都以自己的精神状态而定。“有时状态不好,就回家休息睡觉片刻。有时状态来了,经常干到深夜。”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交逛 木匠辛智:从木作中体验生计玄学机灵

  辛智现在的工作大致分两类,一类是木作定制,一类是教小孩子学木工。家住良渚文化村的他,靠着口口相传,积攒了一些人气。熟悉的邻居们有时会找他定做大衣柜、婴儿床、书桌、茶几,甚至有大爷大妈请他做切菜板;也有不少人的木制品坏了也找上门来。我们探访那天,他正在修理一户人家送来的古筝乐器。辛智不挑不拣,只要客户需要的,自己有时间做的,都会高兴地去尝试完成。“做木工不比在公司上班,一定要稳,慢工出细活。所以效率和质量,我只能顾一头。好在客人也知道我这点,也很少催我。木工这一行,看起来是在动手,实际上是在养心。”

  辛智说自己曾经产生过一种类似打坐的感觉,一天晚上他投入地干着干着,进入到这样一种状态:他看着“他”,引导着“他”操控手中的工具制作木件,他已经不在他身体里,到底他是哪个他,是干活儿的那个还是指导干活儿的那个,自己也说不清了,但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有些修行的高僧能经受常人无法经受的肉身痛苦,因为他们都已存在于自己的精神境界里。

  这间工作室唯一喧闹的时刻,大概是小孩子来上课学木工的时候。辛智觉得,那又是另外一种快乐。“跟小孩子交流,很多时候会让自己回到原始的状态里去,我教他们,他们也让我有启发。”

  “从事任何一个行当,至少要五年,才差不多有起色。”从2014年算起,辛智在木工这个行当里已经整整做了五年。如今,做木工是辛师傅很享受并且被他认为是可以持续精进的一件事情,幸福指数要比以往任何时候要高。他觉得,目前的生活是达到了内在与外在的统一,“这才是一个健康的人所应有的状态。”

多片锯锯片

上一篇:

下一篇: